從食安風暴陸續爆發之後,對於有機、對於認證的檢討、辯論越趨複雜。我們樂見社會辯論,有辯論、才能讓我們更深入的思考。先是義美高志明總經理說「有機食品認證不能保證什麼,民眾應調整心態,吃當令蔬果最好,不要迷信有機」。而後上下游隨即刊登「有機使國土免於污染」一文回應,表示有機的價值不止在於農藥殘留,還在於保護土地。

其實雙方說的都沒錯。只是立場不同、談論的也是有機產業的不同層面。當然,有機農業、有機農業的認證本來就是牽涉層面極廣、非常複雜的問題。需要從正反面思考。

正如郭華仁教授所言:「有機農業關注的其實是永續農業的管理方法,重心是放在生產農產品的土地。這不僅是生產農作物,還兼顧到周邊生物的棲息,以及農業環境的永續營造。

有機當然不只是農藥殘留的問題而已。水源保護、土地重金屬污染、重視自然共生都是關注的重點。重視土地品質、重視水源、控制農藥或肥料、除草劑、賀爾蒙等其他物質的使用,使土地能長久經營,同時讓消費者和地球都更健康才是目標。然而,有機農法的目標並不是「取得有機認證」。也不是非要經過認證機構認證才有資格稱作有機農業。

其實以台灣和日本現況,重視品質、重視信譽、永續經營的老農地和農作物生產者,普遍都有控制農藥、保護土地、不過度施肥、與自然共生的共識。因為這樣做,不但能提升產品品質,更能提升土地的使用效率和耕種年限。再加上環保意識上昇、政府的輔導和市場越來越重視,現在台灣和日本高品質農作物生產者的「慣行農法」,基本上都是以自然農法為導向,因為這樣做,農作物品質更好、長遠而言更有利。

而要撤底斷絕過度施肥、賀爾蒙使用等不良農法,還需要政府建立完整的教育制度、訓練制度、學術上的支持、整體意識的提升、法規改革取締,甚至市場行銷等等,又豈是三言兩語講得完?更是遠遠超脫有機農業的問題了。

當然,有機農業追求的目標沒有錯。但並不代表有機認證可以給我們這些保障。有機農業和有機標章更不能劃上等號。台灣有機認證機構被質疑的點在於,收取高額的認證費、抽成費,卻標準不一、認證寬鬆。有機農田真的就一點農藥都不噴?肥料真的就都是天然肥?和工業區共用一條水系、與非有機農田緊鄰,真的沒問題嗎?恐怕沒有認證機構敢保證。正如高總經理所說:「日本市場只有2%的有機產品。台灣卻到處都是。」更造成許多生產者忙著取得有機認證,卻忽略產品品質本身的狀況。掛著有機標章,卻香料色素添加物樣樣都不缺、高糖高油的產品,又是真的健康嗎?

其實,上下游刊登的文章和義美高總經理說的都沒錯。但一個講的是「有機農業對自然很好」,一個講的是「有機認證不可靠,不要迷信標章」,可以說是理想和現實之間的差距。最終總是落回到生產者、製造商對品質、環保的堅持和要求,還有政府整體法規的規範、落實。

所以,重點根本不是有機農業!是整體法規、制度的提升、改革!在這些問題能解決之前,對消費者而言,選擇遠離工業污染的土地,與重視品質、永續經營,技術成熟的生產者合作,遠比只看標章來得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