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談過「厭食症」,提醒減重時要小心別把自己逼過界,以免身心「回不去」了,即使不想跳崖,也被推向死亡幽谷。

相對於厭食症,「暴食症」的患者更多,可能就在我們的身邊。但是,暴食症患者鮮少被發現。

奇怪嗎? 為什麼同樣是「飲食失調症」,另一個極端(暴食症)受到的注意這麼少? 說穿了很簡單…就是--不明顯,身型幾乎看不出來。

暴食症者通常中等體型,頂多略為圓潤,不似厭食症一望即知。雖然他們也相當焦慮身材,害怕變胖,多數長期在減重。但是,突發的衝動,尤其在壓力狀態下,會迫使他們狂吃;所以怕胖歸怕胖,也不至於瘦成紙片人。

一般人偶會吃多,例如:聚餐、遇到喜歡的食物、盛情難卻、過度飢餓…,但吃飽、吃撐,就不吃下,只得停了。而且,吃多不適之後,就得幾餐吃少調節一下,舒緩腸胃負擔。

但是,暴食症是受害者,「衝動」的暴軍揮舞著鞭子,逼迫著他們狂吃、猛吃、吃到滿到喉嚨了,還是硬塞,完全無法停止…眼看著自己的雙手自動向嘴巴餵食,就像無情的填鴨,被食物淹沒…

深受暴食症困擾的她告訴我:「當開始吃一種食物時,像一碗麵,我才吃兩口,內心就恨不得這整碗麵立刻進到我的身體裡。迫不及待,就是要把食物全吃進去,吃進去…我就像個黑洞一樣,將能拿到手的食物全吸進去…,」她繼續說著,「當然會撐,很撐,根本吞不下去…但是,手就是停不下來,把東西往嘴巴塞。我吃了好多,好多…」

暴食發作頻繁的話,可是會變胖啊~!

她繼續說道:「我從小就胖胖的,很討厭這樣的身材。我長期在吃減重藥,跟體重奮戰超過十年。每當這樣暴食之後,我知道這樣會胖,所以吃完後就『催吐』。但是,那會弄到喉嚨受傷,食道嚴重灼傷,後來胃都關不緊,長期胃食道逆流。」她摸摸胸口,彷彿記憶中的火燒心又回來了。

「催吐太傷身。我試過用瀉藥,腹痛如絞,拉到快脫肛。後來,我只好用激烈運動來消耗暴食攝取的熱量,跑步跑到肌腱發炎…好累,好累。」

家人知道嗎? 她陷入如此苦戰?「我不想,也不敢給別人知道。會被特別看待的! 不了解的人只會罵我,卻根本無法幫我甚麼。所以,我都偷偷吃、偷偷吐掉,表面都裝做好好的。」她苦笑著。好孤單,真寂寞。

不能不吃嗎? 當然,能夠不吃的話,那就不算「病」了…能夠停嗎? 能停的了,還需要這樣受苦嗎? 這簡直是人間煉獄,活在現實,身心卻被食物和身材拉扯,無止盡地拔河。

暴食症腦部的「飽食中樞」,甚至「情緒中樞」似乎出了甚麼問題,無法維持穩定。常常跳電,身體暴衝,搞得亂七八糟的,事後病人怕人知道,得自己苦苦收拾著,還伴隨著相當程度的自責。

其實,這只是個病罷了。生病的人沒有做錯,只是不幸運。病人該做的事情,就是好好面對,好好接受治療,讓自己早點脫離病苦。其它的,沒有了。(其它的,就是精神科醫生的事情了)

目前有藥物可以穩定腦部,必要時合併心理治療,也有相當的幫助。治療可以減少暴食衝動的發作頻率,就能降低暴食對身體的後續傷害,以及心理的負擔。

隱形,看不見,但可能在你我身邊。可以的話,把這文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