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譯自時代雜誌2014年6月23日的期刊。標誌了主流觀念的重大改變。吃奶油吧!(1)(2)(3)、(4)(5)(6)(7)總結在此。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那飽和脂肪呢?大眾智慧在這裡比較難改變。2010年的USDA飲食指南建議美國人一天的飲食中,來自飽和脂肪的部分應該小於10%-這相當於半個燒烤漢堡,還得拿掉通常會有的起司、培根和美奶滋。AHA更嚴格:大於兩歲的美國人-約7千萬人-應該把來自飽和脂肪的熱量限制在7%以下,而來自膽固醇的熱量應該小於6%,大概是一天兩片切達起司。有些專家說,他們就是對於飽和脂肪不放心。AHA 前總裁,同時也是這個團體最近的飲食指南的共同作者Dr. Robert Eckel說,「當你用單元和多元不飽和脂肪代替飽和脂肪,你降低了低密度脂蛋白。這就是所有我需要知道的事情。」

飽和脂肪對我們有害很符合直覺,而且並不是只是因為我們用同樣的字來形容在牛排中散發香味的油膩物質和腰肚上的重量。化學上來說,他們也沒什麼差別。那些在我們血管中流動,並堆積在我們肚子上的脂肪叫做「三酸甘油脂」,而血液中高濃度的三酸甘油脂已經和心血管疾病連結。所以,假設攝取脂肪會讓我們變胖、阻塞我們的血管並且讓我們得心臟病也不是什麼天馬行空的想法。長期研究低碳飲食的營養生化學家Dr. Stephen  Phinney說:「聽起來就是一般常識。吃什麼得什麼。」

但是當科學家們仔細研究數據,飽和脂肪和心血管疾病之間的關聯越來越薄弱。2010年進行的綜合分析研究(meta-analysis)-一種分析別的論文們的研究-認為飽和脂肪和心血管疾病的增加之間沒有關係。以上結果在同年三月發表在內科醫學年刊(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的論文得到響應,這篇論文分析80個研究,共涉及一百萬受試者。一個由Dr. Rajiv Chowdhury-一位康橋大學的心血管流行病學家-領導的團隊得出結論認為,現有證據並不支持降低飽和脂肪的攝取或增加攝取多元不飽和脂肪對心臟健康有益。雖然他們因為分析證據的方法而被批評,但他們堅持自己的結論。Chowdhury說,「主要的訊息就是,還有很多研究要做。」

因為關於飽和脂肪的想法已成定論,即使呼籲重新檢視證據都已經是個重大的改變。如果對於飽和脂肪的新想法讓人驚訝,也許是因為我們對於肉和乳製品對身體的影響有誤解。飽和脂肪會讓血液中的低密度膽固醇水平無可爭辯,而低密度膽固醇和心臟疾病相關。這是對飽和脂肪最不利的生物學證據。但是膽固醇沒有那麼單純。飽和脂肪同時也會提高被稱作「好膽固醇」的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的水平,高密度膽固醇可以移除堆積在血管壁上的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同時提高低密度和高密度的脂蛋白,讓飽和脂肪變成一種心血管清潔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