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譯自時代雜誌2014年6月23日的期刊。標誌了主流觀念的重大改變。吃奶油吧!(1)(2)(3)、(4)(5)(6)(7)總結在此。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但是Keys的研究從一開始就有問題。他精心選擇他想要的數據,剔除像法國、西德這樣的國家,他們飲食中有高脂肪量,但心臟疾病發生率很低。Keys特別強調希臘克里特島,那邊幾乎不吃任何起司或肉,而且人們很長壽,動脈也很乾淨。但是Keys造訪克里特島的時候第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這個島正從德國的佔領中恢復,飲食很清淡是人為的結果。更讓人困惑的是,臨近島嶼Corfu島上的人比Cretans島上的人吃少很多的飽和脂肪,但心臟病的發生率較高。營養科學機構,一個獨立的肥胖研究機構,總裁和經理Dr. Peter Attia說:「這有嚴重的瑕疵。這跟現代的流行病學研究根本不是同一個檔次。」

Keys本人強烈的自信和他願意打倒任何不同意他的學者這種態度,和他的大規模研究一樣重要。(當生物統計學家Jacob Yerushalmy在1957年發表論文質疑脂肪和心血管疾病之間鬆散的關連性,Keys發表尖銳的書面批評,宣稱Yerushalmy的數據有嚴重的瑕疵)Keys的研究也迎合在美國逐漸躍居主流的論述: 在20世紀食用有大量肉食的飲食之前,美國人的飲食曾經是大部分是植物性的。心臟病跟著產生,好像我們正因為飲食的罪惡而被懲罰。

真相是,關於美國飲食在世紀中期的真實數據很稀少,1900年以前則根本不存在。然而歷史記錄顯示,美國人一直都是貪吃的雜食者,靠著這個國家中各式各樣的獵物飽餐一頓。歷史學家Roger Horowitz在他的書「把肉放在美國餐桌上(Putting Meat on the American Table) 」中提出結論,19世紀的美國人一年吃掉68-91公斤的肉,跟現在差不多。

但是對抗脂肪訊息變成主流,到了1980年代時,這個訊息深植在現代醫學和營養學,使得這個共識幾乎不可能被挑戰。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營養部門領導人Dr. Walter Willett告訴我,在1990年代中期, 他堅持與這個共識相反的證據,但沒有任何主流期刊會刊登。「飽和脂肪會造成心臟疾病是個強烈的信仰,而且抗拒質疑這件事的任何東西。但後來我們知道,真相比這個更微妙。」他主持一個長期的流行病學研究,追蹤40000名中年男子飲食和心臟健康之間的關聯。Willett發現,如果他的受試者把高飽和脂肪的飲食用碳水化合物替代,心臟疾病發生率並不會減少。Willett最後在1996年發表在英國醫學雜誌(British Medical Journal)。

 一部份可以算是Willett的功勞,圍繞脂肪的對話開始改變。單元不飽和脂肪酸和多元不飽和脂肪酸-存在某些植物和魚類中-被發現對心臟有益。地中海飲食富含魚、堅果、蔬菜和橄欖油大受歡迎。而地中海飲食的總脂肪含量一點都不低,但這不重要。高達40%的地中海飲食熱量來自單元和多元不飽和脂肪酸。今日,像梅約診所這樣的醫療團體推薦這種飲食給擔心心臟健康的病人,甚至連有脂肪恐懼症的美國心臟學會也接受了。美國心臟學會的領導科學家Dr. Rose Marie Robertson說:「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地中海飲食是很健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