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譯自時代雜誌2014年6月23日的期刊。標誌了主流觀念的重大改變。吃奶油吧!(1)(2)(3)、(4)(5)(6)(7)總結在此。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我們長久以來一直被教育說,少一點卡路里、多運動就可已減重。而且我們寧可相信科學是純粹關於資料-高等研究總是會找到正確答案。但是有時候,研究跟強烈的人格根本不能相提並論。沒人比Dr. Ancel Keys更能體現這句話,這個專橫的生理學家為對抗脂肪的戰爭打下了基礎。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成名,他被美國軍隊要求研發出所謂的「K口糧」,這種不會腐壞的口糧可以讓部隊帶著進入戰場。次年,因為艾森豪總統在1955年心臟病發,對心臟疾病的恐懼在美國爆發開來。那年,將近半數的總死亡人口是因為心臟疾病,而且許多這些死亡人口是看起來很健康的男性,突然間就因為心臟病倒下。Nina Yeicholz,新書 The Fat Surprise的作者說:「有一股巨大的恐懼席捲整個國家。心臟疾病的流行好像不知道從哪突然間就出現。」

 Dr. Ancel Keys有解答。他假定高膽固醇-一種蠟狀、像脂肪一樣的物質,存在於某些食物、也會在身體中自然生成-會堵塞動脈,進而造成心臟病。他同時也提出解決方案。既然攝取脂肪會造成低密度膽固醇上昇,他推論,減少飲食中的脂肪攝取可以降低心臟病風險。(低密度膽固醇被認為是心臟疾病的標記,而高密度膽固醇看起來對心臟有保護作用)。從1950年代到60年代,Keys努力讓這個理論茁壯起來。他在世界各地收集關於飲食和心血管疾病的資料。他的標誌性研究「七個國家研究」發現飲食中含有較低飽和脂肪的人們,也有較低的心血管疾病比率。西方飲食-很多肉和乳製品-和高心臟疾病發生率相關。

這個研究讓Keys在1961年登上時代雜誌的封面,他敦促美國人減少食物中脂肪的熱量至1/3,如果他們想避免心血管疾病。美國心臟協會(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AHA)第一次建議美國人減少飲食中的脂肪攝取。Keys  告訴時代雜誌:「人們應該知道這些事實。如果他們想要因為自己的飲食而死,就讓他們做吧。」

Keys的努力成為一群認為「脂肪是心臟疾病主要危險因子」的科學的基礎。「七個國家研究」被引用將近100萬次。對脂肪的貶抑也與漸漸出現的體重控制概念相符,這個概念專注於計算熱量的進出。Lustig說,「每個人都假設卡路里是一切的重點。」而既然每克脂肪比每克碳水化合物或蛋白質含有更多卡路里,想法就變成,如果我們移除脂肪,也就移除了卡路里。

這就是Keys(死於2004年)和現在大多數美國人都相信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