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譯自時代雜誌2014年6月23日的期刊。標誌了主流觀念的重大改變。吃奶油吧!(1)(2)(3)、(4)(5)(6)(7)總結在此。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儘管有很多證據支持,但要說「減低脂肪、膽固醇是無效的」這件事還是充滿爭議。對脂肪的貶抑,和對食物的愛恨情仇、對減重的執念一樣,已經深深的根植在美國文化中,並且重新行塑農業的風貌。一頃又一頃被補助的玉米現在被種植,好用來製造加工食物的甜味劑。商業也被改變了,「在食物中代替脂肪的填充物」這個市場一年成長率為大約6%。連美國人說話的方式都改變了,把道德用語和和營養素一起談論,當我們爭論「好」膽固醇vs 「壞」膽固醇,「好」脂肪vs「壞」脂肪。

所有這些都顯示,已經被廣泛接受的智慧不會悄然無聲的改變。和極度低碳飲食的病患一起合作、杜克生活模式醫學診所經理Eric Westman博士說:「這是科學中重大的典範轉移。但是支持這件事的研究確實存在。」挑戰「脂肪會讓人肥胖,而且是重大的心血管風險因子」這個觀念的研究正在不斷累積。而且牽涉到的層面極大,不管是對研究者、對公共健康機構或是那些只想知道一天要放哪些東西進自己嘴裡的一般人都是。

過去,我們已經知道從植物(例如橄欖)和魚(例如鮭魚)中發現的油可以保護我們免於心血管疾病。現在已經很清楚,即使是一塊3分熟牛排或一塊奶油(這兩者分別是公眾健康敵人第一號和第二號)中的飽和脂肪,有比我們之前認為的更為複雜,而且在有些情況下是對身體有益的效果。美國對脂肪的妖魔化所造成的反效果,我們可能才正要開始真正理解。當美國人減少攝取來自奶油、牛肉和起司的脂肪,這些熱量並不是就消失了。紐約大學營養學、食物和公共健康的教授Marion Nestle說:「想法是,當人們減少飽和脂肪,會用健康的蔬菜和水果來代替。恩...那很天真。」

新的研究顯示,過度攝取碳水化合物、糖和甜味劑(例如那些「全麥」麵包、隱藏的糖、低脂餅乾和義大利麵)是造成廣泛肥胖和第二型糖尿病的主因,造成血液中化學變化,鼓勵身體以脂肪的方式儲存熱量、加強飢餓感,造成減重更加困難。舊金山加州大學的小兒科醫師暨Resposible Nutrition機構的主持人Dr. Robert Lustig說:「這些對抗脂肪的爭論完全是錯誤的。我們只是用一種疾病交換另一種疾病!」

 短視的專注於脂肪已經扭曲了美國飲食,並造成美國最大的健康危機。是時候結束這場戰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