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UNature團隊創辦人之一萊克斯醫師全文譯自TIME時代雜誌2014年6月23日的期刊。本文是劃時代的重要文章,值得細細閱讀。萊克斯醫師盡可能詳實的翻譯,若有錯誤疏漏之處歡迎指正。吃奶油吧! (1)(2)(3)、(4)(5)(6)(7)總結在此。

--------------------------------------------正文開始(文中的「我」,是原文作者自稱)---------------------------------------

過去十幾年中,脂肪是美國飲食中最被貶抑的營養。但是新科學研究顯示,脂肪並不是那個傷害我們健康的東西。

我童年的記憶是低脂牛奶的滋味。我們在餐包上塗上人造植物奶油,吃蘋果和肉桂卷口味的低脂微波燕麥餐, 將零脂沙拉醬放在沙拉上。我們只是照著我們被教導的做。

1977年,我出生的前一年,一個由George McGovern領導的參議院委員會出版了標誌性的「美國的飲食目標」,敦促美國人少吃高脂肪量紅肉、蛋和乳製品,並且用水果、蔬菜,特別是碳水化合物來取代熱量來源。到了1980年,這個智慧進一步具體條文化。美國農業部(USDA)發佈第一份飲食準則,其中一項重要的指示是避免任何形式的膽固醇和脂肪。國家健康局建議所有2歲以上的美國人減少脂肪攝取,同年,政府發表了耗資150萬美金的實驗,傳達出一個清楚的訊息:少吃脂肪、膽固醇以減少心臟病的風險。

食品工業和美國飲食習慣跟著改變。超市貨架上充滿了「低脂」優格和低脂微波晚餐、起司口味的洋芋片和餅乾。很多跟我家一樣的家庭遵循以下的建議:牛肉從餐桌上消失,早餐的蛋被穀片和無蛋黃蛋液取代,而全脂牛奶幾乎完全看不到了。從1977到2012,以上所提到的那些食物的每人攝取量下降,而應該是很健康的碳水化合物攝取量上昇。這個結果完全不意外,因為麵包、穀片和義大利麵是在USDA食物金字塔的最下層。 


圖片來源:http://ideonexus.com/2003/12/30/politics-muddling-science/

正如抱著懷疑論點的美國國家科學院院長Philip Handler說,整個國家開始了「大規模營養學實驗」。但是當時1980年代中期,一年有將近100萬美國人死於心臟疾病,他們必須試著做些什麼。

將近40年後,結果是:這是個失敗的實驗。美國人減少脂肪攝取,但不管用什麼方法來衡量,他們比以往更不健康。1980到2012年間,美國第二型糖尿病的盛行率上昇166%。將近1/10的美國成年人有糖尿病,一年花費國家健康系統2億4千5百萬美金,還有另外8千6百萬人被估計是位於糖尿病前期。死於心臟疾病的人數的確是下降了,這個結果很多專家歸功於較佳的急診醫療、抽煙減低和廣泛的使用膽固醇控制藥物,例如Statin。但心血管疾病仍然是美國人的第一大死因。即使運動率上昇仍然沒辦法幫助美國人保持健康。超過1/3的國人肥胖,在這個越來越胖的世界中,美國是最胖的國家之一。New Balance 基金會肥胖預防中心主任Davod Ludwig博士說,「美國人被教育要減少脂肪,來減重和預防心血管疾病。但是有數量極多的例證可以用來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