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飲料、粉包和茶類飲品裡面,用的糖全部是日本進口。除了價格昂貴、運送麻煩(受限於台灣的糖業保護政策,沒辦法從日本進口大包的業務用糖,只能進口小包裝,苦了得一包一包拆開的阿桑們),也被往來廠商質疑:「台灣不是也有糖嗎?幹嘛一定要從日本進?」NoNoNo,同款是不同師傅噢~(Janet口音)請讓我們細細說明。
「糖」做為基本的民生物資,簡直可以說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如果說,糖的品質好不好,很大程度的影響了食品的品質,也不是什麼太誇張的話。雖然說到底,糖都是從植物的汁液結晶而成,但設備的水平、處理的技術、生產人員的素質等等,還是會造成糖品的風味和品質相差甚大。日本糖可以依據各種風味、各種來源、各種處理方式細分,從木和香糖、和三盆糖、グラニュ糖這些台灣市場極不熟悉的品項,到三溫糖、上白糖、甜菜糖這些我們比較熟悉(但不一定搞的清楚有什麼差別)的品項。可以說,日本人對糖的講究、一般家庭中常見的糖的選擇比台灣多很多。
可是那些糖不同風味有什麼不同?當然不同(延伸閱讀:日本常用糖介紹),不然龜毛嚴謹的日本人也不是閑著沒事做分出這麼多糖。結晶純度越高的糖(例如グラニュ糖),提供的甜味越是純粹。適度的搭配在粉包、飲品、糕點中,能提供高雅的甜味又不會搶了主角的風采,所以我們使用在我們的沖調粉包中。而結晶純度低的糖(例如三溫糖、黑糖),產生的甜感溫潤,也會因為其他的物質成分不同而產生不同的風味,我們的奇亞籽地瓜系列飲品也是因此而使用三溫糖。對產品風味有仔細思考過的研發者,對糖這種基本的材料更不應該隨便。舉例來說,北海道極富盛名的十勝牧場牛奶醬,就是用グラニュ糖。
而且使用日本糖時,我們幾乎不用擔心品質問題,溶解的糖液清澈無雜質、不需過濾,可以直接使用。若是使用品質不佳、雜質含量過多的糖,則糖液必須經過濾後才能使用。不過這還是不可溶、能被過濾的部分,已經溶解的雜質就會不知不覺被喝進身體,這是我們不能接受的事情。
所以,我們堅持用日本糖。因為比較好、比較安心。除了自己產品使用,我們也販賣原裝的日本糖,希望讓更多人能輕鬆、方便的使用日本糖。
三月 12, 2014 — U 編